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莊普
2008. 05. 03 — 2008. 05. 31

│展覽介紹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莊普個展新聞稿(節錄)
文/林義雄

莊普的印記創作,企圖擺脫慣有的空間處理,造成沒有所謂的定點、散點透視原理,他只先在畫布上畫出無數個整齊的小四方格子,然後在每個小方格子上以固定的幾種顏色重覆地「印」出相似的圖形,反覆中帶有秩序的節奏。莊普認為經由手的操作就包含內心的情緒交集,在蓋印填充過程中,畫面由簡單趨向複雜,又由複雜回歸簡單,營造了一種想像的空間。最後用白點印記的覆蓋,象徵一種刪除、塗掉的儀式行為,更帶有某種禪意。

他延續連續印記的操作方式,畫面仍以冷靜、不帶溫度的方式處理,但這次,莊普將均質化的畫面做了改變,增加多些色彩及隱約形體似馬賽克的視覺中心浮現,均質化開始有了焦點、結構,年代數字也被放入。

莊普說:「以前均質化的印記,觀者經常試圖找出畫面裡的東西,另我感到不知如何回應?」因此莊普這次也思考是否非敘述的作品能否有些敘述性的東西?在靜態作品之外,想改變創作現狀,所以標誌有2008年,意指今年社會、經濟環境重大轉變對內心的激盪。

當社會裡充耳不止的喧聲,回繞耳際,莊普對生活、環境所感所慮的片段念頭,逕用創作來言說。印記經過排列組合,產生聚合的分裂,猶如膨脹發散的爆炸、射出一道道光線。爆破的畫面,是一種既有的毀滅,但毀滅後新事物是否能慢慢凝聚,則仍未可知。

本次的展出,是莊普自2007年暑假開始累積的作品,一些習慣語法依舊,只是材質及傳達的語言不同而已,無論印記裡過程性、儀式性的禪行苦修,或者質材與象徵的微弱聯繫,莊普都能把握作品結構的爆發時機,對重複、題外話、無意義的陳述作謹慎控制,最後簡潔和快速的一語道破,產生了醍醐灌頂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