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頻的抽象
游克文(游正烽)
2004. 04. 10 — 2004. 05. 08

│展覽介紹

此次個展為旅居巴黎的藝術家游正烽呈現近三年來的新作,並揭示了游正烽在抽象幾何疆域中長期探索的新層次。從作品中不難發現,其創作核心主要為探討絕對的幾何形體與抽象的色彩之間的辯證關係。藉由絕對的正方形平面與複雜的色彩層次,引發觀者對空間與光線之間的思索。

以平面做為創作方向時,除了還原絕對的平面幾何形體外,色彩的質感呈現以及層次的表達,是否能與絕對的幾何型態達成一致的和諧呼應,亦是其創作時的關懷所在。另一系列作品,則以T形與菱形的媒材來畫、貼,展現對於邊際線的詩性詮釋,並要求觀者作某種程度的參與,透過視點的轉移來觀賞作品形構於三度空間的美感與張力。

物理空間與可見光線(色彩)的侷限,僅僅存在於物理的自然性格中,一旦將其重新以人類的思考與感情進行詮釋或辯證時,其侷限的條件剎那間全成為幻影。「侷限」並不存在於人無限寬廣的想像與探索中,而在於選擇是否走進探索的當下。於有限的物理條件之中,藝術家將人意志的無限可能藉由畫筆呈現出來─形與色之間的辯證,以及將繪畫還原至僅剩純粹的形與色的足跡。游正烽無名的作品象徵了,在文字或感知上的無限性,及其對抽象幾何創作的灼見與洞識。

游正烽的抽象繪畫,展現出相對性的美學觀,堅持十數年創作歷程所執著的精神,從不閒歇地探索其內在自足性的極限;在抽象幾何的疆域中不斷實驗、拓展、解放各種可能─當馬勒維奇宣告抽象藝術由形象走向非形象的可能性─游正烽藉由形、色抽離自動性書寫的語彙,裱貼硬邊、理形結構的色塊,隨機與絕對的複式對話,開拓了抽象幾何繪畫更為豐富的內在自足性,為台灣平面創作領域提出新方向及思索的可能。

理性與感性的對質,痛快淋漓的解放之後,隱密的喻言,潛藏在「二次塗抹」後刻意淡化抹除的痕跡中顯現;穿越沉重所以輕盈,穿透模糊所以清明。空間成詩,無疆界地揮灑;一瞬一瞬劃過,將時間靜止,閃爍著莫內晚年於吉維尼同樣的波光─儘管芬芳謝了,窈窕萎了;而美不朽。

如倒影粼粼於無止盡蓮花池宇宙,游正烽於抽象幾何繪畫的知性與抒情,如詩的隱喻,在方塊與紋理之間的開放與延伸,一一展現。